矽谷夜未眠

關於部落格
  • 550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單身媽媽, 兩種心情

L小姐是阿爾巴尼亞人, 三十出頭, 身材高挑, 長的很漂亮, 常有人說她長的像電視劇"OC"裡的Mischa Barton.  因為在歐洲長大, 大學畢業才到美國讀研究所, 思想言談都還存有歐洲人隨遇而安, 生活玩樂比工作重要的態度.  我們曾共事兩年, 感情還不錯.  去年她轉到別組工作, 我們就比較少連絡.  這幾個月來, 也許是矽谷經濟再度復甦, 大小公司又開始擴建延攬人才.  一天到晚接到獵人頭的電話, 連對手公司也明目彰膽的來挖角.  很多同事就這樣跳槽.  媽媽我也不是不對這些待遇不心動.  只是有了小小孩, 工作的彈性度比鈔票重要.  所以我還是按兵不動, 反正我現在對工作的滿意度還滿高的.  

我想L小姐一定是跳槽了.

撥了通電話給她.  我雞婆的問她是不是被S公司重金禮聘挖角過去啊.  她竟哈哈大笑起來, 告訴我她哪兒都不去, 她正準備出遠門, 給自己放長假.  "哇, 真好, 那你放假回來要去哪上班啊?"  我繼續問.  "我不確定耶, 我要好好想想, 我現在只想好好休息, 享受我的人生."  咦, 好瀟灑啊, 忽然想起她四歲的兒子.  L小姐兩年前和她香港來的老公離婚.  記得那時他們兩人在打離婚官司, 爭奪小孩撫養權, 常在我們午餐時談到這些事就哭起來.  兩人離婚的理由不外是兩人在文化觀念上的差距.  後來他們達成協議, 兩人平分兒子的監護權.  兒子和父母輪流住.

"那大衛呢?  會跟著你出國嗎?"  想到大衛圓圓的眼睛和像媽媽的長睫毛, 很可愛的男孩.  "大衛會和他爸爸住一陣子.  我剛認識一個法國男朋友, 我不想讓大衛感到困擾."  喔...我不知該怎麼接口.  我祝福她一帆風順, 匆匆掛上電話.  

不知為什麼, 掛了電話後, 心裡很感慨.  一方面為L小姐能找到生命第二春感到高興.  畢竟為什麼離婚, 只有當事人清楚, 外人也不便過問.  只知道L小姐為這場逝去的婚姻付上不少代價, 傷心難過許久, 今天能走出陰霾, 重新過快樂生活, 我也欣喜所見.  只是小孩呢?  小孩似乎在每一場以離婚為收劇的婚姻裡都扮演犧牲者.  大人可以再娶再嫁, 小孩有的仍是一對親生父母.  不曉得大衛住在爸爸家會不會想媽媽啊?

我想到我的房屋地產仲介C小姐.  C小姐是台灣人, 來美國很久.  其實C小姐年紀可以做我媽了, 六十出頭.  但因勤保養, 穿著化妝得宜, 看起來不過五十歲.  C小姐因為幫我們買屋賣屋, 和我和阿生成為好朋友.  C小姐待人誠懇, 大家都喜歡找她買賣房地產.  我們都稱呼她為百萬經紀.  和她熟了, 也知道她一些辛酸的過去.  她老公十幾年前癌症過逝, 留下一對兒女.  小女兒那時才三歲.  C小姐獨立撫養兩個孩子.  供養女兒一路從私立小學讀到私立大學.  去年她陪女兒去東部上大學, 回來喜孜孜的稱讚女兒的學校很優秀. 我們說既然女兒上大學了, 兒子也在上班賺錢, 那就好好享福吧.  她說她得再多賣幾棟房子, 因為女兒暑假想去法國遊學, 而且她還想送女兒讀研究所呢.  "我女兒從小沒爸爸, 所以我要努力給她最好的". C小姐常對我們這樣說.  我和阿生都對這樣一位肯為兒女打拼的單身媽媽敬佩不已.

這些天阿生出差不在家, 我可以明顯的感受到哈拿的失落感 (當然也有媽媽的失落感).  少了爸爸陪玩, 哈拿比較吵, 也比較黏媽媽.  有時還會找爸爸.  傍晚時分若聽到車子經過門口, 哈拿就會開口說爹地, 以為爸爸下班回來.  從哈拿的這些舉動, 我深深感到父母家庭對孩子的重要性.  失去父母任何一方對孩子都是一個傷害.  也許人生裡有許多事是我們無法掌控的; 外遇, 家暴, 喪偶是我們不能預測.  但在我們能看到的每一天, 我們應該好好經營自己的婚姻, 讓孩子能在一個和諧的環境下成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