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551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移民血淚史 (上) - 阿米哥篇

這些阿米哥(西班牙語的好朋友, 在美國的老中喜歡稱呼墨西哥人阿米哥)大部分只會說幾句英文, 有些大概剛從邊界過來, 也就是所謂的非法移民.  沒身份沒綠卡, 只能找份做粗活的零時工.  大部分雇主付他們一小時美金十元, 找他們做些建築方面的粗活: 搬沙石, 油漆, 總之雇主要他們做什麼, 這些阿米哥就照做.  

兩年前也是在Home Depot認識耶穌.  那時剛搬進現在的家, 阿生需要找個人幫忙裝百葉窗和油漆.  到了Home Depot一眼就相中矮矮壯壯, 滿面笑容的耶穌.  一問名字, 竟然叫耶穌, 趕緊把他戴回家.  

耶穌十分勤快, 身體粗壯如牛, 不管春夏秋冬只穿一件無袖上衣.  耶穌的英文不是很靈光, 不過簡單的溝通還是可以.  他告訴我們他白天在一家庭園設計包商那做工, 所以對水土保持和庭園設計很在行.  不過他樣樣行, 油漆漆得好, 家裡大小粗工他做得都好.

"I want work." (我要工作.) 耶穌不斷對我和阿生說.  他說他白天做工, 不過晚上和週末都有空, 給了我們一個電話號碼, 要我們家裡有工作就找他.  "I want work." 耶穌重複的說.

中午買了麥當勞給他, 要他坐下吃飯休息.  看他有些猶豫不決.  "No eat, work."  他說他只要做工不吃飯.  怎麼會不想休息吃飯呢?  啊, 我和阿生靈光一閃, 連忙告訴他, 吃飯休息的時間錢照給他.  耶穌聽了眼睛一亮, 馬上放下手中的工作, 狼吞虎噎的吃起漢飽.  吃了一半, 把薯條包起來說要帶回家給他兒子吃.  我們聽了心酸, 告訴他自己吃吧, 我們多買了一份就讓他帶回家吧.  耶穌開心的吃著薯條, 告訴我們前些天到另一位雇主家蓋水泥地, 雇主要他們在烈日下連續幹活快八鐘頭, 別說中餐, 連一瓶水都沒給他們.

天暗了, 阿生載耶穌回家.  耶穌住在破舊的廉價小公寓, 小小的房間裡不知擠了多少人.  戴耶穌回家時, 他的小兒子打開門, 看到爸爸回家, 開心的跑過來, 幫耶穌把工具箱提過去, 牽著爸爸的手進門.  我想在大多數從邊界偷渡過來的阿米哥中, 耶穌算是幸福的, 至少他和家人在一起, 大家一起同甘共苦.  大多數的老墨都是獨自一人在美國打工, 寄錢回去給在墨西哥的家人.

後來碌續會請耶穌來家裡做些零工, 也會把家裡一些舊衣舊物給耶穌.  有一次打電話要他來家裡做工, 問他幾點去他家接他, 他興奮的告訴阿生他會自己開車過來.  半鐘頭後耶穌開了一輛舊卡車來家裡.  他有些驕傲又有些靦腆的告訴我們他存錢買了這輛舊車, "I want my own business."  他說他要出來自己做庭園設計工程, 要自己做老板.  "Make money, I want make money."  咖啡色的眼睛露出堅決的眼神, 他說他想多賺錢, 給家人好一點的生活.

之後介紹耶穌給一個朋友做後院翻修工程, 耶穌不再只收一小時美金十元, 而是以工程為單位收價.  耶穌漸漸忙起來, 生意也不錯.  早不再到Home Depot等著找零工.

前幾個月打電話留言給耶穌, 過許久都沒回音.  再打一次, 一個電腦男子的錄音說這個號碼已是空號.  耶穌去哪裡了?  沒身份, 開著無駕駛執照的卡車, 是不是被移民局抓起來了呀?

最近美國猶他州礦場因地震坍塌, 有六位礦工被活埋在離地面一千五百尺的地底下,  救難人員如火如荼進行搶救, 不過搶救工作進行的不是很順利.  被埋在地底下的礦工全是墨西哥人, 雇用他們的包商不知他們的全名, 也不清楚他們住哪裡, 也無法通知他們的家人.  

在美國, 這些非法來美的阿米哥只是被遺忘的一羣人.  沒有人在乎他們, 也沒有人重視他們的存在.  非法移民問題在美國是一個敏感的政治話題, 而我也沒有一個合情合裡的答案.  只是站在人性的角度而言, 想想如果是我, 在自己的國家貧窮, 找不到工作, 生存有困難.  而在邊界北方的美國如此富裕, 工作機會多, 一個月打零工賺的錢夠我一家人舒服的過好幾個月, 我想, 為了生存, 為了家人, 為了孩子, 我也會義無反顧, 不顧一切, 冒著生命危險來到美國這個充滿機會的國家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