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夜未眠

關於部落格
  • 550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謀殺首都裡的黑人教會

前些天讀到格友JJ在她部落格http://blog.pixnet.net/jjinsa/post/4684160提到近些年來南非治安不好, 常有黑人搶劫民宅或商家, 甚至開槍打死人的事件曾出不窮.  最近一位南非華人報社創辦人在自家被潛入的宵小槍殺身亡, 本是一家快樂的晚餐時間, 一家之主竟死在妻女眼前.  聽到這樣的消息, 我想人人心理都很沉重.  

到底除了擔心煩惱外, 我們還能做什麼呢?  

我想起多年前小恩介紹的一部基督教記錄影片.  (片名我不記得, 小恩你知道嗎?)  片中實際記錄在非洲和南美洲一些貧窮, 犯罪率高, 巫毒術盛行, 毒品販賣昌盛的國家, 神如何興起一群代禱勇士為他們所居住的城市代禱.   而藉著禱告, 人心悔改, 使原本貧瘠的田地長出碩大的蔬菜果實, 犯罪率下跌, 甚至監獄裡不再有人犯.  記得那時看完這部記錄片心理很感動, 也更加瞭解基督徒代禱的重要性.

在我的現實生活中, 我也有幸經歷神這樣奇妙的做為.  我們所屬的教會, Abundant Life Christian Center (ALCF), 二十年前原本是一個由三十位黑人組成, 座落在灣區黑人多, 犯罪率高的 East Palo Alto.  East Palo Alto緊鄰灣區有名的高級住宅區, 也是史丹福大學的所在地, Palo Alto.  雖然只有一線之隔, 兩個城市有著天壤之別.  East Palo Alto在十多年前是惡名昭彰的Murder Capital (謀殺率高的城市).  記得剛搬來灣區時, 朋友一再警告我要去Palo Alto時千萬別不小心出錯路口開到East Palo Alto, 否則後果不堪涉想.  

怎麼來到這個黑人教會呢?  長話短說, 總之是神的帶領.  2001年第一次踏入ALCF, 教會已由三十人的黑人會友成長為約三千人的教會.  會友中百分之五十是黑人, 其他有白人, 亞州人和拉丁美州人.  第一次在ALCF聚會時, 就感受到這是一個禱告的教會.  更令我驚訝的是教會的會友不僅種族多元化, 連在經濟和教育程度上也十分多元化.  當你站在會堂裡高聲敬拜讚美時, 站在你旁邊的可能是某矽谷上市公司的總裁, 或是剛從監獄服刑完改過自新的受刑人, 也可能是史丹福的大學生或教授, 或許是剛戒酒戒毒的遊民, 或者是像我們一樣平凡的上班族.  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過去, 唯一相同的是我們的生命都曾因耶穌而改變, 在神國這個大家庭裡我們都是主內的兄弟姐妹.

我開始參加教會的禱告會.  每一次聽到那些黑人媽媽情詞迫切的為自己失落的孩子在神面前大聲代禱, 做丈夫妻子的為自己的家庭代禱, 或是一些曾被毒品酒精捆綁的人哭著求神幫助他們還在墮落的朋友, 我常感動落淚.  更多的時候, 牧師會代領我們一起為East Palo Alto代禱.  在我待業快兩年的那段時間, 神也教導我不再只為自己的需要禱告, 而是如何為周圍失落的靈魂, 為還未信主的家人朋友禱告.  

後來阿生開始幫忙載那些在戒勒所的受刑人到教會參加星期天的聚會.  當時阿生還開著他有十年車齡, 沒有冷氣的本田舊車.  在夏天載著四個大漢坐在沒冷氣的小車裡爬坡, 阿生只能在心理默禱車子不會拋錨.  奇妙的是每次聚會結束牧師呼召願意信主的到台前來, 總有那些受刑人決志信主.  看到這些彪形大漢像小孩般哭著站在台前, 我只能說若不是神的愛觸摸他們的心, 你如何教一個什麼都不怕的人認罪悔改?

漸漸的教會人數成長到連三場聚會也無法容納時, 經過漫長的等待和禱告, ALCF於2004年搬入新堂, 離開 East Palo Alto.  

你可能要問, 那East Palo Alto有什麼改變?  前些年Ikea傢俱店在East Palo Alto成立, 帶動了當地的經濟.  漸漸一些大型聯鎖店也在East Palo Alto設店.  去年四季飯店(Four Seasons Hotel)就開在當地新建的辦公大樓旁.  越來越多矽谷上班族在East Palo Alto購屋, 四月份的房屋報告顯示East Palo Alto平均房價是美金七十二萬左右.  East Palo Alto早不再和謀殺首都扯上關係.

基督徒的禱告有效嗎?  你自己回答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